《大国游戏》 与 《文明5》

August 6, 2014 | 15:43

大国游戏是井底望天(他在安徽长大)写的一本书, 文明5则是一款我最近喜欢上的游戏. 我最近在看这本书, 在玩这个游戏, 他们给我很多快乐, 我得把他们写下来.

大国游戏

大国游戏这样的书我是极少看的, 若不是NoWall帅哥死皮赖脸把书塞给我保管, 我也不会有缘看到它.

大国游戏:看中国如何磕赢世界》:自2008年以来,国际环境出现了引人注目的变化,在机遇增加的同时,挑战的来源更加多元化。《大国游戏:看中国如何磕赢世界》是一本由外交部原发言人、中国常驻联合国副代表沈国放亲自审核的书。作者:井底望天 ·出版社:世界知识出版社 ·出版日期:2009年09月

对我而言, 这本书成为了我对中国在国际中的形势的启蒙读物. 首先我在回家的火车上看了30页, 差一点儿睡着, 然后回到家后搁置了两天, 然后再一看发现还挺好看的, 一口气又看了几十页. 虽然到现在只看了三分之一, 但是我已经从中感受到了团体智慧碰撞的一点儿魅力, 看到了国家之间除了打打杀杀还可以干的这么多事情, 也看到了古代的"孙子兵法" 用在现代是什么样子的等等.

在这本书的前三分之一, 出现了三个主角, 中国, 巴基斯坦, 还有美国. 中国既不是世界上最强, 也不是世界上最弱, 处于一个需要不断动脑筋来向前发展的地位(好像大家都是这样). 书中谈到了仅仅打架厉害的苏联为什么不是美国对手, 谈到了仅仅钱多得流油的日本为什么也颓了, 最后从各方面, 甚至我几乎没有任何概念的宗教方面, 给出了中国目前的形势以及作者自己的观点.

这本书出版到现在已经五年过去了, 五年前发生了什么, 我不太了解, 我只知道地震雪灾奥运会, 每次发生这样的事件我就刷刷微博, 对于别的国家是如何利用我们的意外事件来博弈是从来没有思考过的. 博弈思考是一件很有意思的事情, 对于博弈论, 我第一次接触是爸爸告诉我, 第二次接触是他们ACM刷的题目当中有一类题目就是博弈论的题目, 然后王岐老师讲<离散数学>的时候也提到了一点. 现在看到这本大国游戏, 感到也有点儿这样的意思.

这还让我联想到了以前华罗庚在我国考察炼钢状况的时候写的一个"优选统筹法"来优化生产研发过程, 因为钢里面放的碳, 多了不好, 少了也不好, 我们可以很容易想到采用二分法实验得出最优解, 而当时华罗庚则提出了一个0.618黄金分割的比例来进行尝试, 据说较0.5的二分能够更为逼近最优解.

 

文明V

今天上午我在看书的时候, 脑子里面强烈的信号是我要开一局<<文明5>>来试试书里面讲到的这些方法. 文明5是一个比较综合的游戏, 不能单独给他分类到回合制战棋, 或者实时策略, 或者养成类, 因为他的元素实在有点儿多. 接触这个游戏是因为我看到了一则外国骨灰级玩家玩了十多年的文明2直至今天(翻译版)的新闻. 一群有趣的家伙在知乎上讨论"什么是你玩过的最耐玩的游戏"也提到了他. 另外鉴于对传说中的"大航海时代"的仰慕以及这个帖子的吸引, 我毅然决然下载了Civ5.

在看<大国游戏>之前, 我已经花了不少时间在这个游戏上面, 尝试占领全球的胜利, 还有文化输出的胜利, 还有外交胜利. 那个时候的我认为, 想要不同类型的胜利, 不过是在玩游戏点经验的时候对某一方面数据的倾斜. 我的脑子仅仅能够完全倾斜于军事, 或者完全倾斜于经济, 或者粮食. 没有一种根据别国的形势作出我的决策的观念, 而且我也不会, 也从来没有想过别人怎么发展对我怎么发展有什么影响, 你们搞你们的火箭发射到α半人马星系, 我生产我的末日机甲兵.

但是今天不一样了, 我一边看书, 一边想起来这个我本以为简单的游戏还有如此多的可能性, 一直以来不怎么会用的世界会议现在感觉给我带来无数种思考的可能性, 我简直静不下心来继续读下去, 立刻想要打开电脑来一局.

 

游戏修改器与游戏的三观

这时候我想到了游戏修改器这个东西. 前几天和其欣散步聊天, 发现他也玩文明5. 我们立马交流起来, 就像伯牙子期那样, 然后我们聊到了修改器, 这首先让我想到了风骚薛主席玩<骑马与砍杀>的时候, 整天输作弊码.

修改器的作用就是把慢游戏变成了快餐游戏, 把浪漫的恋爱变成了简单而短暂的性交, 不能说这样就不好, 因为得看是什么游戏, 想玩出什么效果, 你玩这个游戏的意义是什么. 小泽曾告诉我有玩文明5的人玩了一个星期就为了看最后的氢弹爆炸, 我觉得那大可以使用一个修改器达成目标; 有的人是希望尽快一统天下(玩三国志的时候特别有这个欲望, 而且游戏的设定也是很单纯的统治); 我以前从仙剑1打到仙剑5, 就是为了看剧情, 所以我用修改器大幅度忽略了其中走迷宫和打怪刷经验的过程, 最后也是很满足的.

一个本来设定不是以终极统治为目标的的游戏, 如果使用某种手段跨越了中间的很多过程, 直接达到终极胜利, 是不能体会到游戏设计者的初衷的. 在玩游戏之前要树立正确的三观, 才能正确的玩好一款游戏. 就文明V来说, 侵占所有国家领土达到胜利并不是很有意思的一件事情, 因为在侵占到一半的时候, 其实你已经看到整个世界都是你的了, 只不过是迟早的问题. 拿着一堆武器按照地图上面标记的未占领区域来进行定点轰炸, 和用彩色笔涂满一张纸的过程是差不多的. 这也让我感受到 "一超多强" 和 "一超多弱" 是完全不同的两种世界形态.

我前几次打文明5打到后面都变成了单一的领土侵占, 这和开修改器没什么区别. 思考之后认为, 这主要是由于游戏难度调的太低. 开新手级别难度的局, 想玩出多么需要费脑思考才能活下来的局面, 是几乎不可能的. 只有难度上来了, AI变强了, 才会不得不放弃军事占领, 而因地制宜, 因时制宜地选择发展某一方面, 才使得游戏当中的宗教元素之类的元素登上历史舞台.

这一点和<大国游戏>里面提到的一句话很相似.

中国政府也不应该把视野局限在经济和贸易一条腿上, 如果能增加文化和宗教上的交流和合作, 效果会更好. 不要忘记中国有超过2200万的穆斯林人口, 这比许多伊斯兰国家的人口还要多, 如果不善于运用这笔国家财富, 反而让西方反华势力在中国和伊斯兰世界之间使离间计, 就太可惜了.

所以你可以理解, 在看<大国游戏>的时候, 我就是这么时不时地误以为我在看<文明V>的攻略的. 攻略和游戏修改器实在是太不一样了.

( 转载请注明: Jecvay Notes )

说几句